<track id="thxxh"><dfn id="thxxh"><menuitem id="thxxh"></menuitem></dfn></track><noframes id="thxxh"><listing id="thxxh"><font id="thxxh"></font></listing>
    <meter id="thxxh"><progress id="thxxh"></progress></meter>

      <address id="thxxh"><sub id="thxxh"><noframes id="thxxh">
        <listing id="thxxh"><menuitem id="thxxh"><p id="thxxh"></p></menuitem></listing>

        首頁 時政 縣市 國內 國際 社會 時評 經濟 旅游 專題 圖片 視頻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體 美食 交通 生活

        脫貧后的川西南,驚艷了大半個中國

        2021

        11/03
        來源:

        《新周刊》

        分享:

        位于川滇交界的瀘沽湖,被譽為“最后的女兒國”。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比绻@句詩文放在現代,老藝術家會想到四川大涼山,正確來說,是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以下簡稱“涼山州”)。

        2021年,火遍全網的TVB綜藝《無窮之路》第一集提到的便是涼山州昭覺縣的“懸崖村”。2556級鋼梯、四五個小時,主持人貝兒笑稱“‘死頂’才爬得上去”。

        在涼山州,像這樣建在高山之上的村莊還有很多。深山溝壑成了最天然的屏障,人們對其一無所知。然而,當2020年底,四川省人民政府宣布涼山州最后7個貧困縣成功脫貧時,世人的目光才首次聚集在這里:

        不得了,四川涼山,實在太美了。

        老藝術家愿稱之為“中國最后一片處子地”,大量尚未被開發的世界級古冰川、原始森林、湖泊、山原、大峽谷、平壩藏在這片6.04萬平方公里之地。順著雪山的脈絡,孕育出中國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彝族,他們神秘的風俗、文化、語言與這片土地休戚與共。

        當被脫下深山高谷的面紗,涼山該出圈了。

        若論山,又有誰能比得過“四川的隱藏大佬”螺髻山?

        有眼不識“涼山”

        涼山州,位于川西南,小眾到不能再小眾。它的小眾是有道理的,全州被96.85%的山地丘陵所包圍,令人們有眼不識“涼山”。

        殊不知,大涼山的美貌是世界級別的。

        位于青藏高原、云貴高原向四川盆地的過渡帶,西跨橫斷山脈,這就意味著,涼山州的相對高差極大,從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到300多米的江河出口均有。而從青藏高原一路南下的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仿佛約好似的在大涼山匯合,咆哮狂怒,共同切割出山高谷深的面目。

        人們習慣稱呼的“大涼山”,其實是涼山州的主脈。以黃茅埂為界,以西的山脈稱為“大涼山”(包括小相嶺、大風頂、獅子山和螺髻山等),以東的山脈稱為“小涼山”(包括錦屏山、分水嶺、茶條山和五指山等)。

        在大涼山土生土長的“中國當代徐霞客”楊勇曾在《中國國家地理》雜志上撰文形容自己的家鄉:“兒時居住的金陽縣城,仿佛整個縣城掛在懸崖之上,有‘地球邊緣’之感,腳下又有金沙江流過。母親常告誡,別往崖邊去,水龍王會吸走你們。于是,‘地球邊緣’和‘水龍王’就一直伴隨在兒時記憶里?!?/p>

        在過去,到大涼山旅行,倒不如稱是“搭上生命的冒險”。

        在20世紀初,一名叫“多隆”的法國人率領一支探險隊,以西昌(今涼山州首府)作為起點,花費半月,九死一生,成功深入到被渲染得極為神秘可怖的大涼山腹地——昭覺和秋海,并寫下《彝藏禁行區》一書。在當時乃至現在看來,大涼山對于外界來說依然是一個神秘莫測又充滿吸引力的地方。

        先不論“世界深度之首”的大渡河大峽谷、中國三大河灣之一雅礱江大河灣、萬里長江第一灘老君灘在視覺上的沖擊力有多大,邛海,可能已經是大涼山呈現給世人最溫柔的一面。

        邛海不是海,它是四川省第二大淡水湖泊,古稱“邛池”,東漢史學家班固編撰的《漢書》便有載“邛都南山出銅,有邛池澤?!?/p>

        許多人抵達西昌,便被瀘山腳下泛著綠光的邛海所吸引,碧光蕩漾,如癡如醉。馬可·波羅也不例外,他曾在他游記第116章《建都州》形容邛海:“碧水秀色,草茂魚豐,珍珠碩大,美不勝收?!?/p>

        但若論山,又有誰能比得過“四川的隱藏大佬”螺髻山? 因“形如少女頭上青螺狀發髻”而得名,又被人說,“西子濃妝,峨眉淡抹,而螺髻天生”。

        螺髻山確實天生麗質,光靠素顏就拿下了許多“世界之最”:世上最大的古冰川刻槽遺址、國內罕見的保存完整的第四紀古冰川天然博物館、世界上唯一的掛壁溫泉(螺髻九十九里)......湖泊、冰川、云霧、森林,都可在螺髻山一覽無遺。

        但世人更熟悉的景象許是瀘沽湖。沒錯,這個最早在課本里碰到的字眼,在大涼山便可遇見真身。它為世人所熟知的標簽是“中國最后的母系社會”,還保持著走婚習俗。

        摩梭族人世世代代居于此,在青山、碧水、舟楫搖曳之間沉淀著自己的文化。

        由于過去的環境較為封閉,大涼山還保留著許多古城。比如剛在今年9月成功由“縣”升“市”的會理市,地處川滇交界,自古商貿繁華,還保留著大量完整的明清建筑,是為涼山州唯一的“國家歷史文化名城”。

        不過到了大涼山,許多人都不愿錯過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中國第一顆通信廣播衛星“東方紅二號”、中國第一顆探月衛星“嫦娥一號”等,都是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被送往太空,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它見證了中國在“航天”領域的太多成就。

        涼山州,實在給我們藏了太多驚喜。

        古老又神秘的彝族文化

        雖然涼山州時時刻刻用外貌吸引著我們,但再深層一點,那古老、神秘、遙遠又獨特的文化才叫人魂牽夢繞。

        獨特的地貌,雕琢出極為獨特的文化。

        誰也不能否認這一點,藏于深山老林的涼山州,內核層次極為豐富。彝族在我國分布很廣,但涼山州是最典型的聚居地之一,這里521萬的人口,彝族就占了53%,其余還有漢、藏、回、蒙、苗等14個世居民族。

        涼山州這片土地,最早以“邛都”之名出現在古籍上。秦始皇統一中國時,曾派“常頞畧通五尺道”,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也印證了這一點:“邛、筰、冉駥者近蜀,道亦易通,秦時嘗通為郡縣?!?/p>

        但顯然,早在“邛都”之前,這片土地便先有了人,彝族是中國最古老的民族之一。

        如今彝學界認為,彝族人的祖先阿普篤慕生活在距今2800多年前的蜀洪水泛濫時代,其生六子,其中兩支“曲涅部”“古候部”輾轉進入四川涼山州境內,繁衍生息至今。

        他們是古羌人的后代,“夏處高山、冬入深谷”,信奉原始宗教,敬天地、仰鬼神,崇拜自然和祖先。而能溝通人、鬼、神三界的人,被彝人尊稱為“畢摩”。

        畢摩,可以理解為祭司一類,掌握神權,在彝人社會里地位無比尊崇。他所承擔的社會功能也很多,包括送靈、禳災、祈福、驅鬼、治病、招魂、占卜、推演天文歷法、神明談判等。難怪有人說,畢摩是彝族文化的核心,因為其號稱是彝族的“百科全書”,從文學、哲學、藝術、天文、地理、醫學、歷史、倫理、道德等方面,無不折射出彝族人對自然法則的看法和人際關系的深刻體會。

        雖然經過現代文明的洗禮,但仍有畢摩不辭勞苦地奔赴于大山之間,特別在美姑縣,還有近8000名畢摩手持作畢法器,與山川對話,沉思著遙遠的過去。

        當縱向的橫斷山脈硬生生地把青藏高原的山勢來了一個近乎90°的轉彎之時,便為日后涼山州艱難的交通埋下伏筆,盡管有“蜀身毒道”“靈關古道”“茶馬古道”的記載,但彝人之間的來往依舊很難,地理環境又在極大程度上塑造了彝族的語言、建筑、飲食、習俗和生活習慣。

        涼山州彝語在彝語大類中被劃分為北部方言,但由于深山阻隔、往來不便等因素,又細分為四類:圣乍土語、田壩土語、義諾土語和所地土語。說不同土語的兩個彝人,極可能是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的。

        生活在高寒山區,彝族早已習慣飲食以苦蕎、肉食為主。高海拔地區適合蕎麥和洋芋的種植,涼山州依然是中國最大的苦蕎麥生產地,嘬一杯苦蕎茶,吃一把坨坨肉,無疑就是過去彝族人在大山里的最好慰藉。

        常年處于大山之中,彝人又有“三色崇拜”:黑、紅、黃。黑色代表土地,紅色代表火和生命,黃色代表太陽。走近彝人,你會發現他們所穿戴的民族服飾和使用的漆器,都有這三種顏色,“彝族火把節”和“彝族漆器藝術”都已申報聯合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過去的彝人大多只能住在瓦板房、石板房和茅草房中,但隨著現代脫貧工作的進行,大多彝人已搬進新寨。

        對于彝族人來說,一個嶄新的、有物質基礎的現代世界正對他們徐徐打開。

        西昌的燒烤另一種“天上人間”

        說到美食,西昌可能是國內最最最被低估的實力選手。對于懂吃的老饕來說,西昌絕對是一個值得打飛的去吃的“燒烤天堂”。

        《人生一串》的總導演陳英杰早早認識到了西昌在燒烤界的價值,在第一集的開篇便彰顯出它的難能可貴:

        “西昌的燒烤,自帶漢彝混居氣質,總在野性中充滿了秩序,也在秩序中顯露出野性?!?/p>

        西昌,是涼山州的首府,位于大涼山下的安寧河谷,邛海和螺髻山環繞其中。過去,涼山民間的彝族人家大都有火盆,一到夜晚,他們就圍繞著火盆,邊把高山豬肉、玉米等丟進火盆里烤,邊取暖喝酒聊家常。久而久之,便烤出了帶有“非遺”名片的西昌火盆燒烤?!?/p>

        火盆燒烤,絕對是西昌燒烤界的“掌門人”。飼養在海拔兩千米以上的涼山小香豬,肉質緊實嫩滑,干蕨草和松塔熏出的草木香氣蔓延到肉里,再蘸上以辣椒面、黃豆粉和芝麻磨成的香料,外焦里嫩,風味一絕。而烤豬小腸也是火盆燒烤里的“??汀?,滋滋冒響的火盆,把豬小腸烤得香脆無比,一口一個,那叫一個“爽”字了得。

        串簽燒烤,也是西昌燒烤大家族里的一員。對比鬧哄哄的火盆燒烤,它多了一份“小家碧玉”。把肉和素分門別類地串起,任憑其在炭火里翻騰跳躍,逼出的油脂滴落,那香氣便徐徐冒出,最后點綴上孜然和香蔥,在口腔里游走,給個神仙也不當。

        羊肉串、牛肉串、五花肉串、雞丁串,再配上解膩的韭菜串、土豆串,一口一串,再來罐啤酒,人生就是這么過癮。

        銅鼎燒烤,更考驗食客對火候的把控。要想“較真”,那還非選一把銅鼎燒烤不可。中間翻滾著一盆彝家酸菜湯(解膩),在四周的銅鼎上烤肉,不時幫“牛肉”“羊肉”翻個身,那美味的成就感便縈繞在其中。

        銅鼎燒烤的食材不受簽子的制約,更顯隨性,五花肉、小腸、排骨、魚排鋪上一圈,可有三五好友相聚那味兒了。

        在博大精深的西昌燒烤界,還有一種盆盆燒烤。雖說過去大涼山交通不便,但作為千年古城,西昌也是“南方絲綢之路”(也稱“蜀身毒道”)的必經之站,于是,誕生在西昌馬道的盆盆燒烤橫空出世。

        顧名思義,在火爐上放上一個薄薄的圓形鐵盆,再往里添菜品,便是盆盆燒烤。有了容器,那牛肉、羊肉經高溫逼出來的湯汁便有了容身之所,茄子、腦花、金針菇,連帶著香料和汁水一股腦咽下,那滋味回味無窮。

        有了燒烤,西昌人終于明白大山賦予他們的意義,那高山的香豬、半坡的山羊,來自鄉野間的風味,始終不曾辜負他們。

        大山,曾經擋住涼山的美貌,但也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神秘古老的彝族文化和不同于別處的自然風味,要論出圈和熱度,我想,中國涼山州一萬個值得。

        《新周刊》11月1日報道

        編輯: 鐘毅 責任編輯: 肖薇
        新视觉影院

          <track id="thxxh"><dfn id="thxxh"><menuitem id="thxxh"></menuitem></dfn></track><noframes id="thxxh"><listing id="thxxh"><font id="thxxh"></font></listing>
          <meter id="thxxh"><progress id="thxxh"></progress></meter>

            <address id="thxxh"><sub id="thxxh"><noframes id="thxxh">
              <listing id="thxxh"><menuitem id="thxxh"><p id="thxxh"></p></menuitem></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