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thxxh"><dfn id="thxxh"><menuitem id="thxxh"></menuitem></dfn></track><noframes id="thxxh"><listing id="thxxh"><font id="thxxh"></font></listing>
    <meter id="thxxh"><progress id="thxxh"></progress></meter>

      <address id="thxxh"><sub id="thxxh"><noframes id="thxxh">
        <listing id="thxxh"><menuitem id="thxxh"><p id="thxxh"></p></menuitem></listing>

        首頁 時政 縣市 國內 國際 社會 時評 經濟 旅游 專題 圖片 視頻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體 美食 交通 生活

        天王山:開啟西昌勝景讀取新模式

        2021

        11/16
        來源:

        涼山廣播電視報

        分享:

        在迎賓大道上遠眺天王山,方圓數里,高度幾十丈,位置獨特,景致清幽。林開倫 攝

        涼山新聞網訊(文/圖 王仁剛)天王山在城西山埡口北側,距西昌古城區大通門的衛星導航路程10千米。天王山扼守西昌新舊城區交通要道,山下過去有北去南來、西行東往的古道,抗戰時期建了小廟機場;今有成昆鐵路、京昆高速、108國道(航天大道)、迎賓大道、北環路等交通大動脈。

        天氣晴好的日子,站在天王山山頂四望,視野極其開闊。北望,大黃山、轎頂山清晰可見,月華、黃土坡依稀可見;南望,瀘山、馬鞍山近在眼前,螺髻山、磨盤山清清楚楚,黃聯關隱約朦朧;東看,西昌古城近在咫尺,大涼山的馬古梁子、木托長山清晰可辨,川興壩子、邛海綽約可觀。

        天王山,在西昌眾多名山中,規模不大名氣也不算響,但“天王引勝”的景致,在西昌卻赫赫有名。

        幾十年來,筆者無數次從天王山下經過,總覺不論在哪個角度,抬眼就是它。北來南往,東回西去,總是不由自主地搜尋、眺望、仰視、回眸——似乎看到它,心就放落了。其實天王山和周圍的山并無多大區別,只是比較翠綠,比較高拔,比較醒目而已。為什么它老是吸引我的目光?靜靜思考,原來是它在西昌占據著一個至為獨特的地理位置,同時也占據著一個至為獨特的人文位置。

        一馬平川的西昌安寧河—邛海平原周圍,零星分布著一些山丘。這些山丘處在高山與平原的過渡地帶,相對高度不高,占地不廣,坡度較緩,多呈圓形,俗稱“山包”。

        要說西昌山包中最著名的,則非天王山莫屬。天王山在城西山丫口北側,距西昌古城區大通門的衛星導航路程10千米。這里曾屬小廟地界,近年西昌鄉鎮區劃調整,現為長安街道辦事處所轄。天王山扼守西昌新舊城區交通要道,山下過去有北去南來、西行東往的古道,抗戰時期建了小廟機場;今有成昆鐵路、京昆高速、108國道(航天大道)、迎賓大道、北環路等交通大動脈。

        天王山方圓數里,高度幾十丈,位置獨特,景致清幽,故事豐富。從反映西昌歷史文化底蘊角度看,天王山可謂開啟了西昌美景名勝的讀取新模式。

        《西昌縣志 卷首》(1942年本)“天王引勝”圖及題詩。

        天王引勝開啟西昌北大門

        天王山因天王廟得名,“天王引勝”則是西昌名勝之一?!段鞑h志·地理志·名勝》介紹:“天王引勝,平原一突,四望空靈,非天王莫能鎮之。而祀天王者,亦遂登此以拓萬古心胸?!?/p>

        天王山下李、趙二堡合稱李家村,居民以李姓、趙姓、王姓居多。我國神話人物有“北方多聞托塔李天王”,天王山又扼守西昌北大門,村民遂建天王廟崇祀李天王,動祀典之思,興枌榆之念,春秋祈福報,風雨話鄉邦。

        天王山樹木不少,比較清幽,疏林煙靄,“饒有靈秀清淑之氣”。歷史上,天王山廟宇軒昂,草木茂密蔥蘢,仿佛仙境?!段鞑h志·地理志·山脈》介紹:“東行經小廟場,一帶岡壟錯出,沙坪石澗,沿路上下,有溝而乏水,有草乏樹,至理經堡,則兩岔山尾逼近,只隔一溝,而南岔余脈西轉為一擔土而結為天王山,高丘獨立,疏林煙靄,局勢雖小,饒有靈秀清淑之氣。鄉人于頂上建天王廟,四周遠近皆可望見。大黃山得此收局,所謂曲終雅奏乎?!?/p>

        天王山天王廟。

        畫學博士夢中畫里回西昌

        關于西昌美景名勝,歷來說法多。清代西昌舉人楊學述有“建南十景說”,廖熙堂也有“西昌十勝境說”。最有影響的是“八景六名勝說”,此說載于《西昌縣志》(1942年本,下同)卷首,這是20世紀二三十年代,西昌編纂縣志時,西昌籍旅滬著名畫家“畫學博士”馬駘(1886-1938)應約繪制的。遠方游子,莫不思鄉,馬駘把對家鄉的思念和熱愛吟成詩繪成畫。1929年,馬駘將繪好的14幅畫作制成鋅板(寬11厘米,高19厘米)寄回西昌,算是游子給家鄉獻上的一份“大禮”。西昌縣志編纂修訂委員會收到畫作,喜不自勝,紛紛題詩紀盛,一時傳為佳話??h志上《八景六名勝圖》不僅有繪圖還有題畫。題畫者傅光遜、馬良千、張肇南、聶芹洲、傅崇陔、尹士林等,書寫者是西昌著名書家莊實嘉。馬駘故友、西昌畫家邱岸然繪有《西昌修志圖》附后。

        西昌“八景”指的是“瀘峰春曉”“碧浪朝陽”“古寺晚鐘”“邛池夜月”“東崖飛瀑”“西沼采蓮”“臥云煙雨”“螺嶺積雪”,“六名勝”指的是“瀘川漱石”“飛閣臨江”“鳳浴寒潭”“龍行甘雨”“魚洞安禪”“天王引勝”。

        欣賞《八景六名勝圖》,人們多關注的是畫作美景名勝,對所繪勝景之間的內在聯系和作者傾注的情感或未深思。1912年前后,馬駘離開西昌北去,“到通都大邑去開闊眼界”。他遍歷川陜甘燕趙楚,飽覽大美山川,足跡小半個中國,最終定居上海,謀職美術??茖W校??上麖拇司刮茨茉倩丶亦l,踏上家鄉土地! 家中親人怎不讓他牽掛思戀,故鄉山水怎不令他魂牽夢繞,于是他無數次把邛瀘山水間的家鄉繪成畫作,置于眼前,聊慰相思。

        接到家鄉約稿書信,馬駘激動非常,夜不能寐,夢回西昌。他潑墨揮毫,來一次畫回家山、筆底神游,以故就有了這系列美景名勝佳作。我一直猜測,馬駘繪西昌勝景,雖把“天王引勝”放在最末,實則是從這幅畫開始繪的。理由是天王山“平原一突,四望空靈,非天王莫能鎮之”,是西昌城的北大門和地標,遠人赴昌游子歸鄉,自北而來,遠在數十里外,就要尋望天王山;走近了先要經過天王山這道“大門”,過了天王山,才是西昌城。其二,馬駘所繪的十四幅圖景,從地理位置看,《天王引勝》是居于最北面的一幅,其余圖景皆在天王山以南地區。其三,馬駘離開家鄉,是告別天王山取道北去,“畫回家山”從北而來,應從天王山開始看家鄉,繪家鄉。

        從“天王引勝”讀取西昌美景名勝,可以找到一個新的視覺。

        清光緒辛丑年(1901)天王廟碑拓片,碑文記載了天王廟管理及田產情況。

        高崖遠拱西昌勝景收眼底

        站在安寧河西岸看天王山,但覺得它山勢高遠,樹木蔥蘢,寺宇軒昂。筆者過去雖無數次從天王山下經過,但一直沒找到機會去游覽。直到2016年5月的一天,老母親邀去一游,方才了卻心愿。那天陰雨連綿,云遮霧罩,小廟鄉李家村老體協會長李乃正熱心帶我四處觀望。登上天王山,方知此地高遠,遠山近水平原城市村落,盡收眼底。

        天氣晴好的日子,站在天王山山頂四望,視野極其開闊。北望,大黃山、轎頂山清晰可見,月華、黃土坡依稀可見;南望,瀘山、馬鞍山近在眼前,螺髻山、磨盤山清清楚楚,黃聯關隱約朦朧;東看,西昌古城近在咫尺,大涼山的馬古梁子、木托長山清晰可辨,川興壩子、邛海綽約可觀。

        “高崖遠拱天王廟?!碧焱跎接泄艔R由來已久。清代何東銘《邛巂野錄》轉引《新通志》介紹“在(西昌)縣西十五里天王山”有天王廟?!段鞑h志·祠祀志》介紹“天王廟,(小廟)場外高丘上,殿宇三進,形勢完整,南北鄉村,皆可望見”。

        據天王廟現存清光緒辛丑年(1901)古碑記載“□□之創建天王廟由來久矣。舊系趙、李(兩姓人,住李家堡子、趙家堡子)輪管,招募住持以供焚獻,捐資置業以充常住。廟古神靈,禱祈輒應;□神賽會,踵趾相連。盛哉! 誠斯地之仙境也!”

        李乃正、伍萬英等介紹,天王廟在解放初坍塌無力維修,1952年前后,拆石腳去修建小廟小學和傅家街小學?,F廟宇及老年活動中心系1992年以后陸續修建的。

        小廟機場界碑。

        浪漫詩篇重現天王山美景

        天王山的景致在馬駘的畫作里,在傅讓三的詩歌中。

        馬駘畫天王山,群山掩映,古木參天,古寺巍峨,石葉梯盤。傅讓三詩贊天王山,莊嚴肅穆,崇丘巍峨,古木森森。他在《題邛都名勝之六》寫道:“佛耶星耶,山之靈耶;穆穆天王,鎮西寧耶。登崇丘之崔嵬兮,瞻祠宇之瓏玲。古木森而回抱兮,若翠蓋之亭亭?;B對而相悅兮,草樹郁其蔥青。佳氣蔚為云霞兮,時卷舒于林埛。表獨立乎連岡兮,像猛虎之龐形。行人視為準望兮,據四達之所經。路迢迢而同趨兮,示周行以為銘。天王! 天王! 自頁(通“必”)歲歲其執政兮,穰穰乎歲熟民豐,而肸蠁(xīxiǎng,散布彌漫,靈感通微)昭乎德馨!

        傅讓三,名光遜,西昌名師儒。研經書院秀才,師從舉人劉景松。清末學制改革,考入四川高等學堂,公費留學日本宏文學院,習師范?;匚鞑谓?,主持修纂民國十四年縣志。1942年本《西昌縣志》大要本其舊稿。他這首古風高古典雅,把天王山的地理人文特點概括的很全面。

        大家在欣賞馬駘的“天王引勝”時,可能已經看到天王山麓有一條從山右曲曲折折通向西昌的古道。樹林里古道上隱約可見一座牌坊。關于這牌坊的來歷,有一個神話故事。

        傳說當年修建貞節牌坊,縣府“招標”,兩位石匠來承攬工程??h令一時無法決定將工程交給誰,便提出讓兩人用手藝說話。數天后,兩位石匠如約到來。一個提了個石雞籠,玲瓏精巧,雞籠里還孵著一窩小雞,另一個帶來一把石算盤,珠子還能撥動??吹蕉耸炙嚲环?,縣令決定工程由二人共同完成。

        工程前期進展十分順利,可是上梁時卻卡殼了——石梁太重,尋常方法根本無法抬高安裝。兩個石匠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眼看不僅工錢投資拿不到,一世聲名還將毀于一旦。

        他們日愁夜愁,實在沒有辦法,就只好到天王廟天王神像面前上香祭祀,祈求指點。是夜果真做得一夢,夢中天王指點,說是第二天將有白胡子神仙前來,讓二人去求教。次日二人,一大早到古道邊守候,從早到晚并不見一個像神仙的人到來。傍晚,終于來了個白胡子老人。二人上前拉住老人,請求務必指點迷津,介紹辦法。老人說我啥子都不懂,沒得辦法。二位石匠說啥也不放他走,要他無論如何出個主意,老人說:“我都是泥巴要埋到脖頸的人,曉得啥子嘛!”聽到這話,兩個石匠腦海里突然靈光一閃,得到啟示,想到了辦法!

        他們運來泥土,把牌坊的柱子埋起來,不斷堆土,使之形成長長的緩坡,再將石梁移上數根圓木,石梁推拉上坡,終于安裝在石柱上。然后再將所填的土運走,牌坊終于建成。此為傳說之一。

        20世紀九十年代。1992年冬,李家村村民重修天王廟,有村民挖到一只頭有金線殼呈褐色的活烏龜,重三斤六兩,“專家”估計其壽“五百歲以上”。一時眾說紛紜,認為是神龜。城鄉百姓聽聞,紛來參觀,觀者絡繹不絕。其實在古宅發現烏龜并不神奇,這是我國民間風俗傳統。在天井里飼養烏龜,一是寓意房屋能像壽龜一樣長壽吉祥,二是烏龜能清理食物蔬菜殘渣,幫助房屋疏通下水道。

        抗戰機場軍民兩用寫傳奇

        數年前,天王山西北麓還是一大片平整寬闊的荒壩,長滿雜草,白鷺翔止,這就是素有“抗戰機場”之稱的小廟機場所在地。筆者在小廟老街曾看到一塊縱書繁體“飛機場界”四字的紅砂石方柱,是小廟機場的遺證。

        小廟機場始建于中華民國21年(1932),為國民黨劉文輝川康邊防軍小型軍用簡易機場,但未投入使用。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蔣介石命西昌行轅征調西昌、冕寧、寧東設治局(今普格)、德昌等地漢彝民工10000多人,并調來各類工程技術人員,對小廟機場進行改擴建。

        小廟機場跑道擬建設為黃泥結礫石跑道,工程重點在于要把泥土礫石鋪平夯實以承載飛機。夯土的大致方法是分層鋪土石夯筑,夯土工具有木槌、木杵、石錘、石磙碌碡等。對于夯實機場跑道這樣的大工程,石磙碌碡是首選的工具。石匠們打制了一個直徑和長度皆約1.5米(重六七噸)的圓柱形碌碡,兩端鑿孔,插上木軸,可是總無法插緊,一拉記脫落。幾十個民工束手無策。

        工程沒有進展,工程處惶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多方打聽,終于了解到川興中屯有留法學生高九河,他學的專業是土木工程,或可幫忙化解疑難。于是派人抬著滑竿到川興請高九河。高九河即與來人一道來到小廟,察看石磙,當即指出石磙拉不動,是因為兩端的孔洞打得不對。于是在石磙圓孔外劃上正方形線框,石匠當即加工,插上方頭木軸,灌水銷緊再拉,石磙果然便能拉動了。高九河改造夯土石磙,化解難題,獲得獎勵一元,至今傳為趣話。

        1940年,小廟機場改擴建工程完工,建成1500米長,50米寬的泥結礫石跑道,開辟了飛機疏散道,利用天王山坡地挖掘了幾十個飛機掩體戰壕,建立和完善了塔臺和地空聯絡指揮系統。小廟機場成為國民黨空軍的重要的疏散機場,正式投入運輸抗戰物資之用,保證了大量戰時物資的中轉運輸,彌補了公路運輸的短板,為抗戰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

        小廟機場建有風向標塔一座(塔上標E、S、W、N以表示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指揮樓一座、候機室一間。西昌行轅派一個連士兵駐守。小廟機場雖小,但軍民兩用??箲鹌陂g主要擔負軍航勤務任務,時有美軍航空隊陳納德之運輸隊經停。

        民國30年(1941)8月31日午后1時,一架日本偵察機在西昌上空盤旋偵察離去后,2時51分敵轟炸機36架,日機分4隊,每隊9架,經西北轉小廟機場,離地約1000米,從機場東側用機槍對機場進行掃射,向機場投擲了100磅輕型炸彈108枚,狂轟爛炸約10分鐘后,又投撒了大量的恐嚇傳單,直到3時48分才離去。敵機投擲的炸彈,多數落于田間及公路兩側,炸死平民2人,炸傷6人,炸毀民房2間,機場跑道遭到嚴重破壞,一座通往機場的木橋被炸毀。

        抗戰勝利后,中國航空公司于1945年8月15日設立辦事處,開辦民航業務,次年開辟了重慶—成都—西昌—昆明—重慶的環形航線,每周一班。

        1950年3月26日夜,國民黨胡宗南、賀國光從小廟機場乘飛機離開西昌,次日西昌迎來解放。西昌解放后小廟機場繼續使用。1975年,西寧(今安寧鎮)青山機場建成,小廟機場廢棄。

        一座天王山,悠悠鄉土情。西昌歷史文化名城底蘊,每一座山,每一條河都有抹不去的記憶,都有豐富的文化元素值得我們去關注。

        編輯: 鐘毅 責任編輯: 鐘毅
        新视觉影院

          <track id="thxxh"><dfn id="thxxh"><menuitem id="thxxh"></menuitem></dfn></track><noframes id="thxxh"><listing id="thxxh"><font id="thxxh"></font></listing>
          <meter id="thxxh"><progress id="thxxh"></progress></meter>

            <address id="thxxh"><sub id="thxxh"><noframes id="thxxh">
              <listing id="thxxh"><menuitem id="thxxh"><p id="thxxh"></p></menuitem></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