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hzxhx"></span>

<form id="hzxhx"></form>
        <cite id="hzxhx"><dfn id="hzxhx"></dfn></cite>

        <track id="hzxhx"><font id="hzxhx"></font></track>
        <form id="hzxhx"></form>

        <pre id="hzxhx"></pre>

        <b id="hzxhx"></b>

        <ruby id="hzxhx"></ruby>

        <del id="hzxhx"><listing id="hzxhx"></listing></del>

        <progress id="hzxhx"></progress>
        <nobr id="hzxhx"><progress id="hzxhx"><meter id="hzxhx"></meter></progress></nobr>

        <span id="hzxhx"><progress id="hzxhx"><dfn id="hzxhx"></dfn></progress></span>
        首頁 時政 縣市 國內 國際 社會 時評 經濟 旅游 專題 圖片 視頻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體 美食 交通 生活

        百年百篇|“努力餐”的前世今生:“愿以我血獻后土,換得神州永太平”

        2021

        11/16
        來源:

        封面新聞

        分享:


        封面新聞記者 劉秋鳳

        “幾位客人,今天來點什么菜?”

        “來一菜一湯?!?/p>

        “好嘞,您樓上請?!?/p>

        “一菜一湯”,正是川西地下黨的一個秘密聯絡暗號……2021年5月8日,建黨百年主題微電影《努力餐》在成都努力餐餐廳開機。電影講述20世紀30年代,以車耀先為代表的川西地下黨人與國民黨反動派斗智斗勇的諜戰往事,展現革命年代中國共產黨人為理想而戰、甘愿奉獻犧牲的精神信仰。

        多年之后,車耀先的故事依然被人們記得。而努力餐正是車耀先精神的承載地,成為成都的一個重要文化符號和成都市民心中的紅色地標。

        努力餐已成為成都市民心中的紅色地標。(封面新聞資料圖)

        為革命者解決吃飯問題:

        “革命飯,努力餐”

        1894年,車耀先生于四川大邑縣,少年時他曾在一家商號當過學徒,1912年加入川軍。1926年12月,川軍劉湘部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21軍,一批共產黨員到劉湘部隊工作,車耀先開始接觸共產主義。1927年3月,劉湘與蔣介石制造了殘害共產黨人和革命群眾的“三·三一慘案”,車耀先憤而離開川軍。

        1928年,車耀先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這年,他在成都市祠堂街開設“我們的書店”,發售馬列主義書刊。這是祠堂街開辦的第一家進步書店。同時,根據黨組織的指示,為了不暴露身份,他先后以老板的名義在成都的牌坊巷開了“新的面店”,在少城公園(現人民公園)大門西側開了“庶幾飯店”,1929年5月又在三橋南街開了“努力餐樓”。

        車耀先。(資料圖,圖據新華社客戶端)

        1930年5月,“努力餐樓”遷到少城公園西側,與“庶幾飯店”合并繼續經營。車耀先把餐館命名為“努力餐樓”,其意思不僅是“努力加餐飯”,也借孫中山遺囑,表明革命“仍須努力”。車耀先多次寫的廣告詞就有:“革命飯,努力餐”。而且,兩相輝映,這就是飯館的靈魂。借飯館作掩護,這里成為車耀先開展革命活動的重要場所,成為黨在四川地下工作的秘密聯絡點。

        努力餐樓。(資料圖,圖據新華社客戶端)

        車耀先常對廚師說:“庶民百姓到我們這里來進餐,就要想辦法讓他們吃好,做到物美價廉?!睘闈M足低收入的廣大勞動者,“努力餐樓”專門設有低價的套菜合菜、價廉物美的包子和餃子。除了為廣大勞苦貧民提供飲食外,“努力餐樓”還經常為有困難的革命者解決吃飯問題,只要來人說“來一菜一湯”的暗號,餐館就免費供應飯菜。

        1930年,車耀先參與策劃了震動全川的“廣漢兵變”,但這次起義最終失敗。面對國民黨的血腥鎮壓和屠殺,許多在兵變中脫險的同志曾通過“努力餐樓”繼續轉移。車耀先竭力幫助他們,及時解決這些同志的吃住問題。

        四川博物院館藏的《大聲》周刊。(封面新聞資料圖)

        革命的聲音在此傳播:

        《大聲》周刊在這里編輯發行

        為了宣傳抗日思想,1936年末,車耀先用餐館二樓的兩間屋子作為辦公室,和幾名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籌辦《大聲》周刊。

        車耀先認為,正是由于處在動蕩不安的環境下,因此就更加需要有人大聲疾呼,《大聲》周刊就可以把真相告訴大眾。

        1937年1月17日,車耀先任社長兼編輯的《大聲》周刊創刊。報紙隨即以大量篇幅報道“西安事變”真相,宣揚張學良、楊虎城的愛國主張,公布蔣介石離陜前許下的六點諾言,呼吁團結抗日,共御外侮,因而深受廣大讀者歡迎。他以努力餐樓為編輯部和發行地,先后發行61期,數百萬字,在成都及周邊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锇l行量由創刊號的1500份激增到第3期的5500份, 最多時達7000多份。

        1937年春夏之交,在成都任教的鄧初民收到上海市文化界救亡協會的一張傳單,他便在“座談會”上提出應該響應上海市文化界的號召,在成都也發起這么一個組織,大家都很同意。參加“座談會”的人多了以后,開會的地址從張志和的公館遷到了“努力餐”。每到禮拜天,以“聚餐”為名一起座談。車耀先把“努力餐”的“紅燒什錦”改名為“統一大菜”。

        1939年11月7日,中蘇文化協會成都分會舉行慶祝蘇聯十月革命22周年紀念會。會上,東北救亡總會成都分會成員演唱了《祖國的孩子》《祖國進行曲》等蘇聯歌曲。當晚,著名文化界人士、共產黨員車耀先在廣播電臺講演《十月革命與民主政治》。1939年1月14日,馮玉祥先生與老舍先生相攜赴蓉,中華文藝界抗敵協會成都分會為兩人來蓉舉行的歡迎會,也在“努力餐”舉行。

        越來越多的人通過《大聲》,了解到事實真相。國民黨坐不住了,經過調查,車耀先很快便進入了國民黨特務的視線中。1940年3月18日深夜,在外奔波一天的車耀先躲過特務的監視,回到家中。疲憊不堪的他顧不上休息,開始整理焚燒黨的秘密文件。突然,一大群特務沖了進來,將車耀先帶走。

        四川博物院館藏的努力餐樓開幕紀念照片。(封面新聞資料圖)

        英魂永存 歷史見證:

        “愿以我血獻后土,換得神州永太平”

        1945年,國共談判期間,毛澤東、周恩來明確要求蔣介石釋放張學良、楊虎城、羅世文、車耀先等被押人員。蔣介石謊稱羅、車已被槍決,拒不釋放,將他們改名換姓,從貴州息烽集中營悄悄轉移到重慶渣滓洞。1946年8月18日,國民黨反動派在重慶歌樂山松林坡將車耀先和羅世文一起殺害,并焚尸滅跡。車耀先以寶貴的生命實踐了自己入黨時的誓言:“愿以我血獻后土,換得神州永太平”。

        車耀先投身革命、投身于愛國救亡運動,操勞于辦報辦刊等抗日活動;全力經營“努力餐”的,是他的妻子黃體先。由于地下工作的特點,她一直不知丈夫是共產黨員。車耀先被捕后,黃體先一直打聽著丈夫的消息。直到1950年,她才得知丈夫已于1946年被國民黨特務殺害于重慶。新中國成立后,黃體先把努力餐交給了人民政府,還把車耀先在重慶歌樂山看守所撰寫的幾十萬字的《四川軍事史》和一部尚未完成的《自傳》手稿交給了四川省博物館。

        2021年5月8日,微電影《努力餐》開機。(封面新聞資料圖)

        1956年,車耀先和羅世文同志的頭骨、遺骸在歌樂山松林坡被發現。黨和政府重新安葬了兩位烈士,并由周恩來總理親筆題寫“羅世文、車耀先兩同志之墓”碑文,立碑紀念。

        從1929年起,“努力餐”的店名一直保持到現在,它成了車耀先同志和成都地下黨革命斗爭的歷史見證。1985年7月22日,成都市人民政府宣布努力餐為成都市文物保護單位。2008年12月,中共成都市委黨史研究室確定努力餐為成都市黨史教育基地。

        2021年5月8日,微電影《努力餐》開機。(封面新聞資料圖)

        《1940年至1946年車耀先烈士在獄中的自傳》、《大聲》周刊以及努力餐樓開幕紀念照片,如今都收藏在四川博物院。翻開這些泛黃的紙張,車耀先對后輩的殷切希望躍然紙上:“能以‘謙’‘儉’‘勞’三字為立身之本,而補余之不足;以‘驕’‘奢’‘逸’三字為終身之戒,而為一個健全之國民?!?/p>

        他用生命寫就的遺訓和他倡導的“謙、儉、勞”的品質,貫穿在車家后人為人處世的理念之中,像一桿標尺,鞭策后人。

        參考文獻:

        車耀先:藏身“努力餐”的統一戰線“線長” 新華社

        成都八年抗戰風云 成都黨史網

        編輯: 阿木日尾 責任編輯: 肖薇
        新视觉影院
        <span id="hzxhx"></span>

        <form id="hzxhx"></form>
              <cite id="hzxhx"><dfn id="hzxhx"></dfn></cite>

              <track id="hzxhx"><font id="hzxhx"></font></track>
              <form id="hzxhx"></form>

              <pre id="hzxhx"></pre>

              <b id="hzxhx"></b>

              <ruby id="hzxhx"></ruby>

              <del id="hzxhx"><listing id="hzxhx"></listing></del>

              <progress id="hzxhx"></progress>
              <nobr id="hzxhx"><progress id="hzxhx"><meter id="hzxhx"></meter></progress></nobr>

              <span id="hzxhx"><progress id="hzxhx"><dfn id="hzxhx"></dfn></progress></span>